今麦郎“二公子”范明科上位,借莱茵体育曲线上市“阳谋”乍现

发布时间:2019-07-31 12:29:25 来源:百人斗牛牛-百人牛牛游戏-百人牛牛下载点击:57

  近日,从房地产转型到体育产业的莱茵体育(000558)(000558.SZ),又欲更换实控人。该公司发布公告称,自然人范明科欲以13亿元收购莱茵体育控股股东持有的上市公司29%的股份。

  然而,蓝鲸产经记者了解到,范明科还有一层身份是今麦郎董事长范现国的儿子。这层身份不禁令业内起疑,今麦郎是否欲重启上市计划,试图通过莱茵体育达到借壳上市的目的?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不排除今麦郎有通过借壳上市的想法,因为上市是范现国的终极目标,但是,今麦郎最基本的市场和产品表现不太能够支撑其作出如此大的决定,如何将产品做出创新的同时吸引消费者,并且提高市场占有率才是今麦郎当下应该考虑的。

  控制权转移

  莱茵体育曾在2019年1月2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欲发生变更。

  公告显示,莱茵体育的控股股东莱茵达集团与自然人范明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前者将其持有的莱茵体育3.73亿股股份(占莱茵体育总股本的29.00%)转让给后者。权益变动完成后,范明科将直接持有莱茵体育3.73亿股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同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将变更为范明科。

  而莱茵达集团将继续持有莱茵体育2.41亿股股份(占莱茵体育总股本的18.70%),降级为第二大股东;控股集团一致行动人高靖娜持有公司0.79亿股股份(占莱茵体育总股本的6.16%)。

  据了解,范明科应分两次支付股权转让费共计13亿元。但是,截至目前,莱茵体育已经连续两次对外披露该笔款项仍未到账。2月21日,莱茵体育收到莱茵达集团的告知函,该函显示鉴于本次权益变动涉及资金规模较大,范明科截止2月21日仍未完成资金调度。“截至本告知函出具日,控股集团尚未收到范明科支付的股份转让价款。控股集团将继续与交易对手方沟通,督促其尽快完成本次交易事项。”

  蓝鲸产经记者并未在公告中发现股权转让原因,记者致电莱茵体育董秘办,并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并未取得相关回应。莱茵体育虽然未对转移控制权作出说明,但是有业内猜测与其业绩不良不无关系。

  蓝鲸产经记者查阅莱茵体育近年业绩发现,2015年该公司营收、净利同时下滑,甚至出现亏损,同比下滑933.43%。到2016年,营收、净利双增,扭亏为盈,莱茵体育将其归功于“坚定的体育产业发展战略”,以及构建“社会公共体育服务体系”、“优质IP运营体系”。

  只不过,好景不长,2017年莱茵体育净利虽然有所增长,但是营收大幅下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9亿元。随后2018年,该公司为坚持转型体育产业,逐步剥离旗下地产资产,同时也在逐步缩减能源产业。

  资料显示,2018年8月18日,莱茵体育全资子公司扬州莱茵西湖置业有限公司出售其江苏省扬州市维扬区扬子江北路555-1号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其上房屋建筑物,转让价格为4100万元;8月28日,又将控股子公司莱茵达体育场馆管理有限公司82%的股权进行转让,转让价格为4407.04万元;10月25日,莱茵体育出售位于杭州的47处房产(商业物业),拟获取款项2.80亿元。

  对于出售资产,莱茵体育解释称,交易符合公司发展战略,属于正常的经营行为,同时可以为盘活公司现有资产,优化资产结构,提高资产运营效率,还可以有效回笼资金,提高资金利用率。

  但是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莱茵体育剥离地产资产明面看来是为向体育产业靠拢,但是也有可能是为自身获取现金流,美化报表。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莱茵体育此前名为莱茵置业,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后来由于大环境等原因,转型主力发展体育业务,同时还拥有房地产销售及租赁、能源贸易业务。但是由于转型要对此前的业务结构做出调整,所以莱茵体育逐步剥离旗下地产资产,导致营收大幅缩减,同时,莱茵体育旗下体育产业也并未盈利,导致恶性循环,需要出售资产来获取资金。

  范明科”何许人

  在莱茵体育的公告中,对于29%股权的受让方范明科介绍甚少,只是提及范明科的通讯地址,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资料。

  有意思的是,今麦郎董事长范现国有两个儿子,长子范明强和次子范明科。此范明科是否为彼范明科,引发业内的关注。蓝鲸产经记者为此多次致电范明科为法人的隆尧范氏控股有限公司和普瑞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并发送采访提纲,不过,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应。

  但是,有今麦郎离职人员向蓝鲸产经记者证实,两者为同一人。此外,蓝鲸产经记者在启信宝上查询发现,范明科在3家企业中担任法人,其中1家已被注销,同时他还是5家公司的股东(包括上述3家中的2家)。值得一提的是,范明科是北京华龙商贸有限公司的二股东,该公司大股东为范明强,持股66.67%,而范明强在今麦郎面食有限公司、今麦郎饮品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董事。

  基于范明科今麦郎董事长“二公子”的身份,业内纷纷猜测,沉寂已久的今麦郎可能要通过莱茵体育借壳上市。

  此前,今麦郎为谋求上市,先后与两个合作伙伴“分手”。2015年年底,今麦郎以86亿日元的价格回购日本品牌日清所持合资公司的所有股份,包括旗下其他公司;2016年,统一以12.91亿元将今麦郎饮品47.83%股权转让给一家名为ConsistentReturns Pte.Ltd.的公司,出售后,统一不再持有今麦郎饮品任何股权。

  今麦郎方面表示,“公司需要谋求资本动力,在走向资本市场过程中,因与股东统一产生’同业竞争’而受到制约,双方经友好协商,统一正式退出。”

  除上述因素外,也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分析表示,两家企业与今麦郎分手,还有对方公司出于自身业务布局安排变化的考虑,如日清有可能是想摆脱低端产品的形象。

  直到2017年,也是今麦郎最近一次表达上市态度。有消息称,今麦郎运营中心证券部组织召开今麦郎面品有限公司上市启动会,范现国与选定承办今麦郎IPO项目的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枫律师事务所及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相关人士参加会议。

  据悉,范现国在会上表示,大部分企业运营很困难,不是因为国民的购买力下降,而是经济结构发生变化。“好的企业会更好,差的企业会更差。因此,今麦郎要打造大营销平台,将来实现1000亿的收入,整合资源,降低费用,让利于消费者。在这个目标指导之下,今麦郎决定进入资本市场。”

  然而,时至今日,今麦郎上市声音全无。

  营销专家路胜贞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今麦郎在方便面食品和饮料两个领域处于天花板状态,同时目前上市资本市场监管趋严,依靠上市圈钱受到的制约会越来越多,今麦郎上市如果不是建立在市场创新和产品创新双轮驱动下,上市成功率会很低。目前无上市的消息是因为上市需要对业绩的披露,以及上市的必要性和正确性都有一个严格的监控,今麦郎自身的产品升级问题没有解决,过多的关注上市,会影响到其对实业的专注。

  上市坎坷路

  ”虽然现在有可能通过借壳完成上市目标,但是证监委对食品企业上市IPO审查非常严格。同时,从整个资本市场去看的话,今麦郎受追捧的程度较低。”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今麦郎上市是范现国的终极目标,但是从该公司的品牌形象、市场表现和终端的呈现上看,今麦郎目前并不具备上市的环境和上市的条件。

  蓝鲸产经记者近日走访北京的社区超市、便利店了解到,在饮料方面,以康师傅、统一的茶饮料,达能的脉动和王老吉的凉茶等饮料为主;饮用水以百岁山、农夫山泉、华润怡宝为主;方便面则是以康师傅经典系列、统一汤达人、上海农心食品有限公司的辛拉面等产品为主。今麦郎饮品和方便面虽然也在货架陈列,但是鲜有人问津。

  同时,蓝鲸产经记者在淘宝今麦郎官方旗舰店发现,今麦郎方便面产品种类相较于统一、康师傅数量较少,很多产品都是被动追随潮流而设计,还有很多产品只是增加新的口味。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范现国亲自为一款名为“面馆面”的新产品站台,该款产品售价为9元一桶,从网友评价来看,该款产品好评率较高,有消费者表示该款产品与泡面的口感不一样,有一种煮的面条的感觉,也有消费者认为,价格较贵,性价比较低。但是,虽然有董事长亲自站台,很多消费者并不知道该款产品。

  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今麦郎主攻市场是三四五线城市,在这些城市市场渗透率较高,从产品也可以清楚的看出今麦郎的市场,比如一桶半、上品,这些城市看中性价比的程度较高,花与其他产品相差不多的钱,可以多得到一部分面或者一颗卤蛋,会受到消费者的欢迎。也正因如此,今麦郎在一二线城市的渗透较低,因为这些城市的消费者看中的不是性价比,而是品牌、营养等方面。

  路胜贞认为,“渠道上虽然有很多今麦郎产品,但产品更新速度较慢,缺乏明星产品带动消费兴奋点,一些创新产品本身的网红因素不明显,也是影响今麦郎市场的主要原因。”

  朱丹蓬还告诉蓝鲸产经记者,“今麦郎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在品牌方面并没有得到很多的成长,无论从面还是饮料,市场一直都是在三四五线市场徘徊,虽然它也想通过一些体育赞助,如’凉白开’成为CBA联赛官方饮用水,以此作为宣传,争夺一二线市场的份额,但是从产业端到消费端来看,’凉白开’并没有差异化优势,更多的是一种伪创新,由此也验证了一二线市场消费者对今麦郎的不认可。”(蓝鲸产经 杨泽世yangzeshi@lanjinger.com)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